页面载入中...

鉴于当前疫情形势 北京冬奥会首场测试赛取消举行 - 第2页

  今年4月,瑞典《每日新闻》当时刊登了18名女性的证词,不过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瑞典媒体并未公布嫌疑人的姓名。《纽约时报》和多家瑞典当地媒体都指出该名男子为让·克劳德·阿尔诺,其妻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是瑞典学院的院士,二人经营的文化俱乐部“论坛”被认为是瑞典文化生活的门户,瑞典学院也为该俱乐部提供财务支持。

  自从这篇文章发布后,瑞典学院宣布要展开调查,并主动切断了与该俱乐部的经济往来,明确表示不欢迎被指控者参与学院未来的事务。瑞典学院还责成一家律师事务所调查该指控以及该名男子和学院的联系。

  如果电影在此处戛然而止,《小偷家族》就将成为一碗温暖的鸡汤。六位年龄身份背景均不相同的社会边缘人组成了临时家庭,通过互相扶持找回了人间的温情,这绝不是是枝裕和想要带给观众的主题。其实,影片前半段的众多伏笔已经显示出,看似亲密的“小偷家族”内部布满了裂痕。比如,治说服祥太不要去学校的理由是,“不会在自家学习的人才去上学”。这句十足的谎言,足以将这对假父子间的温情脉脉撕扯得粉碎。又如,亚纪依偎在奶奶身边的画面看似美好,那边厢奶奶却每月通过亚纪私生女的身份攫取3万日元。毋宁说,支撑“小偷家族”的不是表面上的温情,而是无处不在的利益关系。

  是枝裕和与狄更斯对于社会、人性的不同理解,正在于此。在《雾都孤儿》中,无论身处何种窘境,奥利弗始终保持着善良、勇敢、大度的可贵品格,并因此逆转人生。但在是枝裕和看来,撇开现实生活环境而空谈品格,无疑是耍流氓。“小偷家族”中的成员,无法用简单的好与坏、善与恶来衡量。一方面,他们收养孤苦伶仃的小女孩友理,让她收获短暂的幸福。另一方面,治终究还是让友里干起了盗窃的勾当,若长此以往,她的人生绝不会有希望可言。“小偷家族”中的每一位成员,都有善良的一面,可为何他们却不得不作恶?是枝裕和将矛头直指没有为“小偷家族”提供过丝毫帮助的社会。

admin
鉴于当前疫情形势 北京冬奥会首场测试赛取消举行 - 第2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